无界专访成军 | 40岁开始追求精神生活的日子,有多爽?
无界版图
2022-11-14 18:38:59

中国山水画落寞了吗?

“书法在唐宋达到一个极致,人物画的巅峰在唐代,山水画的岑岭在宋代。每个时代都有提炼出各自的精华,以现代人的生活更难以真正体会到古人的思想,非要去跨越曾经的高峰,是很难的。”

现代人的视野非常开阔,能接触到各种新鲜的事物,我们是否真的有必要重复过去?在浙派中青年实力画家代表之一的成军先生看来:“艺术本来就是个人的,继承传统的目的是为了发展。和古人画一样的山水也毫无意义。”

作者简介

字林桐,号煮石斋主人,擅山水、人物、花鸟兼工书法。

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杭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、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硕士,中国美术学院访问学者;丽水学院中国青瓷研究院客座教授,河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。

展览

部分获奖

纪念叶浅予诞辰110周年“潇洒桐庐”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(中国美协)

“悲鸿精神”全国中国画大展优秀奖(中国美协)

“写意·苏州”中国画双年展入会资格(中国美协最高奖)等奖项


部分个展&参展

2022年“五月之歌”成军中国画作品展(杭州雁庐艺术馆)

2021年“做梦家”成军新水墨展(杭州宝龙艺术中心);“自然的双重性”西安山水邀请展(西安崔振宽美术馆)

2020年“点石成金”成军画金银·刻砂个展(杭州)

2019年“银碗盛雪”作品展(上海)


个人专辑出版

2019年《当代中国画库》山水卷、花鸟卷、人物卷(河南美术出版社)

2007年《艺术家工作室—成军卷》,古吴轩出版社

2017年《唯美新视界—成军水墨人物画精品集》福建美术出版社

成军的水墨,更强调自己的感受。

山水、人物、花鸟……他的作品不仅色彩晕染丰富多变,线条也质朴简劲,像是历经岁月洗炼的敦煌壁画般神秘、古朴,擅长用留白的线条勾勒造型,并融入山水的情境,营造诗意般的意境,笔墨自然又充满趣味性。

#1

春蚕吐丝、高山坠石……泼墨的山水画,离不开好笔好墨,更离不开几十年如一日练就的笔墨控制能力。但随着现代生活,毛笔逐渐被更方便的书写工具所替代,毛笔的使用也愈发稀少起来。

出生于70年代的成军,无疑是其中的幸运者:“我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,二老以刻印一技闻名于楚州,算得上是‘半个文人’。我从小就写毛笔字,读《三字经》。”耳濡目染,成军的心中埋藏了一颗艺术的种子。

孩童时期就跟着两个爱涂鸦的舅舅画画。画满了冬日结着雾气的门窗,又拿着粉笔盯上了家门口的墙。等到小学三四年级,参加淮安县少儿美术展览并获得了一等奖之后,成军对画画的兴趣也越发浓厚了。

70年代在绘画被多数老师和周边人认为不务正业,他获得了父亲的赞同,在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持。初三那一年他所在的中学就在学校给成军办了第一次展览。

听来似乎是一个天才少年的璀璨过往,然而命运却似乎和他开了一个玩笑。

成军作品周边,来源:无界文创

“第一年高考没考上,后来就当兵去了。”

但柳暗花明,入伍第二年,成军就因为表现突出,被部队送到中国美院,一口气读完了装潢设计和国画两个专业,打了一仗漂亮的曲线救国。

可兵役回来后的他,却依然没能成为一名画家。

2000年以前的国内社会,想要单纯靠绘画养活自己,太难了。成军去过《美术报》,做过编辑、艺术馆管理、策划……最终在平面设计领域,埋头就是十几年:“但这中间,我也没有丢掉过水墨画,甚至在设计工作间隙还去中国美院陈大中先生工作室学书法篆刻。

直到那年不惑、反思过往,已不必为生活奔波所累的成军,毅然决然地放下一切、再度返回校园。

还是那个研磨山水的少年。

#2

先贤云:“画至神妙处,必有静气。盖扫尽纵横习气,无斧凿痕,方与纸墨间,静气凝结。静气,今人所不讲也。画至于静,其登峰矣乎。”

中国画追求至静至远,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。成军绘画题材丰富,十余年来在七、八个题材反复淬炼,岁岁年年、循环往复。

成军作品周边,来源:无界文创

因为喜欢敦煌壁画在岁月磨砺之后,留下的时间印迹,以及所形成的斑驳、朦胧且神秘的美感深深地吸引着成军,他就结合敦煌壁画的元素,他笔下的人物多以隐士为题材容人物、山水于一体逐渐成为了他自己的符号语言,受到业内外人生的认可。

他笔下骏马的造型从一开始的瘦弱到如今越来越雄壮,转眼又是近十个春秋。一幅《荷塘月色》,他每至夏日始着墨,从画面的构图、到自然而巧妙地展现荷叶与荷花,展现出荷之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质,画面充满诗意与美感。

他在绘画中学会独处,让自己与自己和解,达到一种“禅”的境界。作品也与当下形形色色的躁动、欲望、名利、色相的虚狂世界绝缘,旨在回归到内心的静态之美与宇宙本真的状态, 体现出其本人充盈的智慧与生命体悟的真实。

成军作品周边,来源:无界文创

但他并非一个远离世俗红尘的“隐士”。

“因为有一件事情对我触动蛮大的。有一年,我在美术馆看一个中国传统绘画展。一群年轻人走进展馆后,往里面随意张望了一下回头就走了。我就问他他们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?其中就有一个年轻人说,‘那是我爷爷看的’,这个对我触动非常大。”

所以,成军的画,有古意静穆的人物在树荫下柳树旁或站或坐,清风徐徐,悠游自在的《林泉高致系列》。也有趣味盎然、特点鲜明还能紧跟时代的《新国风系列》。

唐寅属虎。成军以周星驰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中巩俐回眸一笑的画面为灵感,创作了“母老虎”《秋香》,并配以文字“美貌与智慧并存”。同时,他又以周星驰咧嘴大笑的经典画面创作“小公虎”《糖伯虎》,搭配“秋香偶是糖伯虎”的文字,生动演绎了电影中,唐寅“追其火葬场”的那股粘人劲儿。

疫情来袭的第三个年头,成军画环手报胸的“无畏”虎,以鼓励更多人勇敢面对这“一团糟”的生活。他还画了一只猫的背影,取名《没有背景只有背影》,以描绘当代普通人奋力拼搏的模样。

成军作品周边,来源:无界文创

“《林泉高致系列》作为装饰画卖的比较好,像《新国风系列》做成小手账本等,却意外受到了年轻人的喜爱。”看到这些脱胎于现代生活的作品以艺术衍生品的方式,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,便是他最快乐的事情之一。

成军对于中国画的未来并不担忧:“像今年大火的《只此青绿》,还有每年全国的敦煌系列巡演等等,年轻人对于传统文化的接受度越来越高,这是一方面。

另一方面,中国画有水墨也有水彩,水墨画更强调笔墨。现代社会很多元,一部分人坚持传统这当然非常好,我们毕竟还是要有人将这些技法传承下去。但有一些人学了西方或者其他门类的艺术来与之综合,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。”

毕竟,艺术本就是个人的,自我表达便好。

在这篇推文即将发送之时,成军携他的兔年作品大步走来,他2023年的主题《兔围》,不言而喻就是充满自信的迎接新的挑战,正如他对艺术的挑战精神一样。


版权客服
文创客服
小助手